新葡萄京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企业要闻
回忆父亲二三事 ——父亲在卫河工程局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0-12-25   |  来源于:本站原创  |  作者:杨路成  |  点击数:869 

五十年代卫河与浚县古城墙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题记

      一、父亲与新中国水电建设之渊源
      1、生长于斯的母亲河
      新中国初期有个平原。』嵝孪缡,一条古老又传奇的河流穿城而过,这就是卫河。我的父亲就生于斯长于斯。父亲与新中国水电建设的渊源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1951年父亲在卫河航运公司的船员工作证,18岁已经是四级工

      2、卫河疏浚话由来
      长话短说,国民党蒋介石统治时期,几乎从未兴修过水利工程,水利设施几于荒废,导致新中国成立初期,北方的:恿饔蚝突春恿饔蚨啻畏⑸槔栽趾。熟知历史的毛主席十分清楚水患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明确指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毛主席身体力行于1951年10月亲自考察了山东、河南、平原(1949年成立,1952年撤销)三省的黄河水利情况,发出了治理黄河、:、淮河的号召。各省闻风而动,河南省更是超标准的喊出了三年实现水利化的目标。于1952年修建人民胜利渠引黄入卫,既起到了疏通黄河水,又提高了卫河的航运能力,通过卫河,为京津鲁地区运送了大批的建设物资:煤炭、粮食、建材、蔬菜源源不断,极大的支援了京津鲁三地“一五计划”的社会主义建设。1958年又修建了一条共产主义渠,引入了更多的黄河水。这种高涨的建设热情是可喜的,但是头脑过于发热,对黄河水的淤沙问题没有进行严谨的科学论证,仅仅数年,造成卫河上游河床淤沙达2米多厚,不仅严重影响了航运,还造成卫河两岸大量耕田盐碱化,农作物几近无收,卫河治理清理淤积迫在眉睫,由此,卫河工程局就呱呱坠地了。
      二、卫河工程局的成立 
      郭林请缨赴卫河
      1960年,尽管是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国家仍下达投资9000万元,对卫河上段进行清淤。中央责成水电部组织实施,水电部把此任务下达给了北京永定河工程局,由此处引出了郭林的故事。
      郭林河南沁阳县人,打鬼子打老蒋不含糊,新中国水电建设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1936年参加革命,1949年南下福建,1954年调往水电战线,上海华东水电局任副局长兼任浙江省衢州黄坛口水电工程处处长;1955年秋又调到四川省重庆市任西南水电工程局副局长、长寿县狮子滩水电工程局局长。具有黄坛口、狮子滩两座水电工程实践经验,战果辉煌。水电部水里总局在挑选卫河疏浚工程队伍带头人时,选中了这位能吃苦、能征惯战的老八路,此前他在四川时为奸小所诬陷迫害,被扣上反党分子大帽子,给于开除了党籍,行政撤职、降级的处分。水电部刘澜波部长惜才,调郭林回北京永定河工程局工作,其他问题待后再作解决。

      1958年3月周恩来总理视察四川狮子滩水电站大坝工地。郭林时任水电部西南水电局副局长、狮子滩工程局局长。左1为郭林,左2为周总理。

      郭林受命于危难之际,为表决心毅然决然地从北京虎坊桥迁出全家老。1960年底率领数十名职工赴豫新乡,1961年初,开始组建卫河疏浚筹备处。由于时间紧迫任务艰巨,用郭林自己的原话说,就是一个“七边”工程——边调人、边招工、边培训、边调设备、边组装、边试验、边施工。计划是在其他单位抽调上千名干部、技术骨干、技工,在当地招收上千人组成施工队伍,这样就引出了我的父亲的故事。

      三、家父绝技展才华
      1、父亲工龄之谜团。
      我的父亲杨讳字金才,1934年(也曾填表1933年)生于河南新乡,1994年退休于四川新葡萄京官网厂。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父亲就参加了卫河航运工作,但退休工龄仅33年,收入自然偏低,可是父亲不在乎这些,坦然接受。这个谜团现在解开了。

父亲1965年卫河工程局工会会员证

      父亲10多岁就开始在卫河上撑船,卫河的波涛把父亲哺育得侠肝义胆、胆大聪慧,行走在豫鲁冀津四省市卫河各码头,练就一身水上好功夫,历年抗洪抢险救灾中,救人无数,多次荣获先进称号,在整个河南河北卫河水系航运局,被人誉为响当当的一条好汉。
      关于父亲参加卫河工程局的经历,俗话说就是何时下船的?父亲讲,记得很清楚是1961年1月2日,即元旦新年过后的第一天,就去到卫河工程局找工作,父亲是自己找去的,哪怕当个临时工也可以。现在这样叙述起来让人觉得普通,可是父亲那时已经是四级船工,且是头工,就是说船上的什么工作都能承担,已经在航运局有了12年的工龄,经历了卫河的兴衰和淤堵的无奈。如今看到政府治理卫河,父亲热情高涨,认为自己也要尽一份责任。于是乎,为了治理卫河,父亲决然的把这些都抛弃了。

1959年 的卫河帆影

      2、技不压身展才华
      当时卫河疏浚工程处正在到处招兵买马,招工的问父亲你都会什么?父亲略微沉思谦虚的答道:我会捻船,船上其它工作都会干一些,譬如油船,就是用桐油刷船等。
      什么是捻工呢?这是船厂特有的工种,简单的说,就是把泡过桐油石灰的麻丝,调和成腻子那样,然后用铁斧强力一凿子一凿子的嵌入船身船板的缝隙里,避免船只漏水。看似简单,但是在当年造船技术的情况下,这却是船厂独门秘笈的技术活,因为无论多么高大上的船只,漏水就无法下水航运。这个技术却是父亲偷学的,父亲作为一名船工,每年枯水季节到船厂保养或者修理船只时,对捻船的工艺步骤仔细琢磨,竟然无师自通。因为卫河工程局当时很缺技术工人,更缺捻船这样的技术工。父亲被收下:临时工三个月试用期,不行的话就卷铺盖卷走人。
      父亲到卫河工程局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捻船补漏。不是机械化疏浚工程吗?怎么会需要捻船补漏呢?这里略啰嗦几句:挖泥船疏通河道清理淤泥,大多数在河面居中的地方进行,那施工人员就得靠舢板或者小型船只摆渡上下船,类似于现代航空港的摆渡大巴。长达百华里的疏浚工程,当时开工点有数个,征集了10多条小木船。
      捻船补漏非常辛苦,技术要求很强,要对整条木船的每一条大小缝隙都要进行捻补。旧船的捻补工作更是恶劣艰苦,首先要把原有的腻子清理干净,粉尘很大,需要用鐟子把船縫里的白灰、麻丝一点一点的抠出来,而且必须清理的干干净净,再添上新的麻丝腻子,用力嵌入船縫里去,再抹上桐油才完成工作。
      长话短说,父亲人既聪明,又踏实肯干,干的活非常漂亮。工程局有几艘摆渡的舢板小船都是父亲亲自捻船,几个船老大都夸父亲捻得好,不漏。过去常漏水,船里备着葫芦瓢常年往外舀水。这样就被当时的副局长总工程师董工(因为高度近视,戴着厚厚的酒瓶底的眼镜,是当时不可多得的大知识分子)与一位何姓的工程师看中了,说这个小伙子不错,活干的好,有技术水平,可以破格录用,提前转正。
      父亲问了一句给定几级工呀?工程局劳资处的领导说,直接给你定三级工,一天的工资是一块四毛七。这在当时已经是很高的了。父亲一听是三级工,觉得工资太低,家里有老有小一大家人要养活呢,摇了摇头说不中。劳资领导急了,说你这是新招工人,直接三级工已经破格了。可又舍不得父亲的技术,这咋办?劳资领导就变通了一下,说再给施工津贴每天3毛,父亲仍嫌低,又给加上加班费每天3毛。算是把父亲留住了。 
      工作中,很多机械设备要用汽油清洗,父亲自己辛苦一些,改用水冲洗,节约不少当时很贵重的汽油;为了更方便工作,父亲还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不知几手的破自行车修理如新,每天早来晚走,工作尽心尽责,领导很满意,这样,父亲就成了一名光荣的新中国的水利水电职工,从此与水利水电建设结下不解之缘。
      四、一穷二白苦创业

      1、衣带渐宽终不悔

六十年代卫河疏浚

      卫河疏浚工程是在国家经济困难时期上马的,卫河工地区域又是灾区,人民生活极为困难, 筹备之时真是一穷二白,没有厂房、办公室和家属住房;机械设备方面,卫河里除一河淤泥,5条20立方的土制小船和几条小舢板,其它什么都没有;施工队伍也没有。
      但卫河疏浚工程是国家支援灾区、支援农业的重点工程,也是我国第一次大规模使用机械化疏浚平原河道的试点工程。在筹建时期, 考虑到卫河工地是个灾区, 为了不脱离群众 , 工程局提出了“先生产、后生活”的战斗号令, 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生产上。但白手起家要安置2000人的队伍,500余户家属,一间房不盖,谈何容易?怎么办?郭林采用八路军依靠地方党组织依靠群众那一套工作方法,通过地方上的领导,或捡来或租来或借来,略加改造,沿着卫河,绵延几十多公里。在新乡市区支开了卫河疏浚工程处的摊子,后来又发展成工程局,创造了一个神话。我的父亲,当年27岁正是年轻力壮赛赵云,一辆自行车陪伴着着他几乎走遍了各个施工现。痛蠹乙黄鸺杩啻匆。为了更靠近工地方便工作,父亲还沿着卫河把家搬迁了三次。那时年幼的我,每天傍晚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哥哥一起,爬在古城墙的残垣断壁上,等待远方回家的父亲,听到自行车铃声,就跳下墙头,飞奔迎了过去。
      2、几个谜团的解开

      ——水工厂同学里,同是来自卫河的人员怎么是来自四面八方?
      关于卫河工程局的机械设备和职工人员构成,我曾采访过父亲。父亲讲来自四面八方。查资料证实了这一点,六十年代水利部没有现成的机械化施工队伍,而当时处于严重饥荒的情况下,当地农民饿得直不起腰来,不可能再动员千军万马搞人海战术,只有从四面八方组织力量,有北京、天津、山东、四川、重庆、福建、湖北来的,设备有从东北、福建、上海、北京、浙江借或调来的,1962年达2557名职工,500余户家属。这样就解开了我对新葡萄京官网厂来自卫河工程局的人员构成的谜团。
      ——寻根的困惑,卫河工程局你在哪里?

      2017年,与卫河一起进川的同学,踏上寻根之旅来到新乡,蜿蜒的卫河静静的流淌着,却寻不到卫河工程局的踪迹,让人难免失望焦虑。功夫不负有心人,王同学不辞一遍又一遍的在大街上向行人打听,有位老者提供了一个信息:水电五局的家属院好像以前叫卫河工程局。

2017年新乡卫河劳动桥畔,原水工厂子弟王同学的寻根之旅 

      在新乡市牧野区宏力大道(中)与新飞大道(中)交叉路口往西南约50米,找到了这个地方,住宿的都是水电五局的老人,但嘴里称呼的还是卫河工程局家属院,因为这处家属院是卫河工程局唯一新盖的,是给北京上海等地来的技术专家们专门修建的,当时可是了不起的建筑,鹤立鸡群,所以老新乡都记得。更令人称奇的是,王同学居然还找到了当年的邻居,马上联系双方老人通话,五十年未见的那个激动难以表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张同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提供的线索,老人答复好像在50里外的郊区,但已经是部队驻地了。

作者在新乡原卫河工程局唯一旧址前留影

      关于卫河工程局的旧址,我询问父亲,父亲讲,当时的工程局战线很长,长达几十公里,工作地点很多,父亲一口气说出许多地名,有白小屯、潞王坟、花园、饮马口、牧村、马营、罗岗、共产主义大桥、二中、化肥厂、针织厂等,局址应该是在北干道。带着疑问我查阅资料,证实父亲的记忆是正确的,工程局驻地不集中是当时特殊情况造成的。当时对上无片瓦下无立足锥的卫河疏浚工程处来说,困难是巨大的。郭林白手起家一间房未盖,利用当时“大跃进”后很多下马的工厂、停办的学校、废弃的设施,通过地方上的领导,分别捡来或租或借,略加改造,因陋就简地改成修配厂、办公室、宿舍等等。父亲说,三国演义里火烧连营七百里那是夸张,但整个卫河工程局形成连营百里是真实的。卫河清淤后,这些房产都如水电站建好后那样“退耕还林”了,这样寻根的谜团解开了。

      五、万里批准北京号

七十年代万里与邓小平在黄山

      1、技术革新显神通

      机械化河道清淤,乃是新中国的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没有现成的适用的设备,最早仅有5条20方土制小船;当时蒋介石叫嚣要反攻大陆,福建前线紧张,备战疏散,乘机调来了一批采砂船;还有就是抚顺、上海重型机械厂,生产的1立方的万能挖土机。真乃五花八门,可这些都不适用河道清淤。怎么办?这里就要感谢卫河工程局确立了一套有真才实学的技术干部班子,特别要提到同学超江的父亲徐戎崐,时任修理厂厂长兼工程师,他和王天熹、赵绍道一起,一修配、一电、一机,三位有经验的工程师紧密配合,把卫河工地的机、电维护、管理,检修配套,搞得生龙活虎,采砂船不适应,进行反复研制,将采砂船改装成链吸式控泥船,当时绝对中国特色的独特船型而大展雄风;1立方挖土机虽然号称万能,可是一试地基软根本站不。蘩沓Ь图庸こ隽朔老莅澹幌蛳峦谡恍懈乃鞑,船到河中心挖时,改成趸船抓斗,适应了清淤工程。最后连那个土制20方小船也用上了,它可以在大船、大设备去不了的地方去掏牙缝。
      到1965年工程尾声时,先后投入的主要清淤设备有:90m3/时绞吸式挖泥船3艘、20m3/时绞吸式挖泥船5艘、由采砂船改装的120m3/时链吸式挖泥船11艘、索铲 17台、趸船抓斗 7台,还有一台借来的庞然大物——“北京号”250m3/时绞吸式挖泥船,真正成为了新中国水电部第一支现代化的机械化疏浚队伍。为什么提到这些设备?因为这些设备无论是改造与维修,都少不了油漆这道工艺,我的父亲把自己的“油船”土技术与现代的喷漆技术相结合,让这些设备旧貌换新颜。
      2、“北京号”挖泥船的来龙去脉

1956年自主设计、建造中国第一艘组合绞吸式挖泥船——“北京”号,疏浚颐和园昆明湖。

      1955年,北京市提出要疏浚中南海,天津疏浚公司立即组织力量制造,1956年,我国第一艘组合式电动绞吸挖泥船制造成功,因首用于北京,故命名“北京”号。该船全长30米,宽10米,挖深8米,总扬程可达32米。该船船壳由11个钢质水密浮箱组合而成,可以解体运往水路不能到达的地方,然后用特制螺栓装配起来即可施工。北京号于1956年底用汽车分别送抵北京。但由于北京号挖泥时噪音较大,影响中央领导办公,北京市决定改挖颐和园的昆明湖(西湖)。1957年初,现场组装下水清淤。1958年北京号调往包钢建设工程。1960年又回到昆明湖清淤。郭林去找老领导软缠硬磨,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万里,也就是后来改革开放民谣里“要大米,找万里”的万里,后来曾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很支持签字同意借调。万里同志是山东东平县人,解放初东平县曾划归过平原省管辖,也算是河南人,与郭林算是老乡,就用河南话对郭林说了句“好借好还,再借不难”,郭林拍着胸脯说“中。保证归还如新”。一个“中”字的承诺,引出了我的父亲和同仁们大修“北京号”的故事。
      六、北京号大战饮马口
      1、岳飞与饮马口。
      所谓饮马口,顾名思义就是岳家军平时放马饮水的地方。相传有一年夏天,岳飞带领岳家军抗击金兵来到这里,正逢三伏天,便在此放马饮水。岳飞在新乡13年,为百姓作了不少的好事,百姓们拥护感激岳飞,后人为纪念岳飞,将村庄改名为饮马口,是一个重要的卫河古码头。
      2、毛主席与饮马口

      新中国初为治理水患,毛主席曾多次来到河南(及平原。┛疾。

1952年毛主席在郑州邙山远眺黄河

      第一次到平原。飨屠吹搅宋篮颖。那是1952年10月31日,毛主席从郑州到平原省省会新乡市,不休息直奔引黄济卫工程的人民胜利渠,闸首就在饮马口村,毛主席高兴的指着,用毛氏特有的幽默语言说:看到小黄河了。在这次视察途中,毛主席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

1952年建成的人民胜利渠仍在发挥作用。左上角是卫河。

      3、父亲眼中的北京号
      北京号挖泥船1962年来到卫河,就开赴到饮马口河段,因为这一段淤塞最为严重。父亲童年时曾在天津塘沽给资本家当童工,青年时经常跑船到天津卫,见识过海上的大船,但第一次见到北京号挖泥船出现在卫河上,还是感到震撼,因为这是新中国自己建造,又是第一次在内河里出现。父亲说,北京号的身躯有我家所住的那栋楼那么高那么长,如果加上排淤的“大辫子”(排淤管道),那就更长了,简直就是个巨无霸。

北京号挖泥船在卫河疏浚

      谈到北京号的威力时,父亲回忆说饮马口码头旁边有个巨大的水坑,相当于一个大湖,占地比现在的水工厂家属区面积还要大,在凉山地区的话就要被称作海了。就这样一个湖泊,被北京号挖泥船短短的数月里就给填平了,乖乖,可比人工清淤威力大多了。
      1965年清淤接近尾声,北京号要奔赴新的工地,“归还如新”的承诺,让卫河修理厂接到了北京号大修的艰巨任务,父亲回想起来仍是那么的自豪。同学徐超江的父亲一厂之长坐镇指挥,是当时不可多得的修理专家;同学马建国的父亲车间主任带队;要把几层楼那么高的北京号弄上岸检修,在当时的起吊条件下难度可大了,同学任金梅的父亲时任起重班班长,想尽一切土办法,打地锚用圆滚木绞,在滚木下抹油,靠人海战术、土法上马;同学陆建清的父亲是吊车老班长,技术高超密切配合;同学党玉辉的父亲时任机关生产组组长,天天盯在工地上,在实践中丰富和完善检修方案;同学王丽娟的父亲在局机关负责协调材料配件,保障供给;杨龙清同学的父亲是是汽车队的参加过抗美援朝,负责开车运送材料设备配合大修;电工班负责架线,钳工班负责架绞筒;我的父亲是负责给北京号除锈刷漆穿新衣。
      长话短说,要把这个庞然大物里里外外、旮旯缝里,统统除锈,然后喷或刷漆里外三层,焕然一新,那是一项又脏又费力气又要技术的系统工程,修理厂也从来没有人干过。一天,徐厂长拿着一垛图纸,马主任拎着一瓶酒,来到了正在忙碌的父亲跟前,徐厂长紧抿着嘴,马主任苦笑着脸,俩人什么话也不说。父亲看到这样,就知道又有麻烦任务来了。只简单的说了俩字:我接。俩领导顿时笑逐颜开。父亲带着他的徒弟们,在多工种配合下,苦战数月完成任务,北京号焕然一新,郭林亲自验收过关。据了解,此后北京号挖泥船先后到过内蒙包头、云南个旧,一直工作到2002年才报废,至此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制造的中国疏浚史上第一艘中型组合式挖泥船退出了历史舞台。

结束的话
      卫河工程局从1960年列入中央计划,1961年开始筹建,1962年9月开工,到1965年完成合河至汲县周湾段,长56公里的一期清淤工程(1963年8月特大洪水来袭时,卫河发挥了减灾的作用,新乡人民和政府看到了好处,又提出继续清理东孟姜女河、西孟姜女河及金堤河直至老观咀,全长增至为158公里),国家计划投资是9000万,但卫河工程局的全体干部职工,团结拼搏艰苦奋斗,仅用了实际投资2970万元就圆满完成了卫河一期清淤任务,1965年10月18日《人民日报》给予报道。

《人民日报》1965年10月18日第三版报道卫河疏浚工程

      由于历史原因,卫河疏浚工程尽管起了巨大的作用,但一直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过。一项重大工程既没有开工典礼,也没有竣工典礼,也没有办公大楼,悄悄地开始,静静地结束,正如徐志摩《再别康桥》所写: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挥手,化作天边的云彩。
      后来的卫河工程局也一分为三,一部分去了山东马颊河工程局(水电十三局),一部分来到了四川夹江厂(水电七局),一部分去了水电五局白龙江水电站。



  地址:中国·四川夹江县西河路40号 邮编:614100 投稿邮箱:jhmw@sina.com 网站管理信箱:jhmw@sina.com
技术支持:新葡萄京官网信息中心 新闻维护: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24091号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京官网网站